? 亚博2019一百四十四章 凶名-醉迷红楼 亚博2019,亚博2019,亚博娱乐app官网

醉迷红楼

亚博2019一百四十四章 凶名

屋外风吹凉2017-4-28 18:51:17Ctrl+D 收藏本站

神京城南,开化坊,~щww~~lā.
  
  思圣堂。
  
  黄家,是大秦最清贵也最有声望的百年仕族之一。
  
  或许黄家不曾出过宰执,不曾出过勋贵,更不曾出过大将军。
  
  但那又如何?
  
  自前朝起,黄家便很出了几个名动天下的经义大家。
  
  更是代代皆出进士。
  
  就黄家族谱所记,从黄家高祖以降,黄家一门所出的进士,竟比寻常一府百年所出的进士还多。
  
  一门八进士,祖孙五翰林。
  
  说的就是江南名望之族,余姚黄家。
  
  到了今朝,黄家家主黄思更是手执探花之位。
  
  若非醉心于经义大道,无心俗务,二十年来,也不至于才做到太常寺四品司官。
  
  但,这却并不妨碍他成为士林领袖之一。
  
  在清流中,最敬仰的,绝非当朝宰执。
  
  张廷玉在他们眼中都不算什么。
  
  他们最敬重的,是学问大家,尤其是经义大家。
  
  因为唯经义,才是大道。
  
  黄家百年望族,名望如日中天。
  
  往来无白丁,交流应酬,不知凡几。
  
  自然,花费就极大。
  
  穷文富武,只是相对而言。
  
  实际上,无论哪样,都不是省钱的。
  
  想要科举,想要进学,哪一样不要花银子?
  
  先生的束修都是小事,各种科举参考书,再加上同年之间的探讨,银子花的不见比习武少哪去。
  
  黄家虽然也有不少田产,但靠田里刨食儿,或许可供得起一两个进士,却供不起祖孙数代进士。
  
  更何况,黄家人不务俗务,一门钻研经义,往往坐不上高官,握不住实权,就捞不到太多油水。
  
  想要过的体面,想维持黄家名望,就得想法子捞银子。
  
  而钱庄,便是不二法门。
  
  黄理对贾环说,君子钱庄是祖上传下来的祖业,并没错。
  
  君子钱庄是从黄理爷爷的父亲那一辈传下来的,正是这个君子钱庄,才供养了黄家一门,出了八位进士,其中还有五位成了翰林。
  
  更让黄家,成为了士林清流中,最有名的望族之一。
  
  可以说,君子钱庄,对黄家而言,可谓之根本都不为过。
  
  也正是如此,黄理和黄睿父子俩在得知朝廷要清扫都中钱庄后,才不得不委曲求全,登门拜访贾家。
  
  面对贾环的讥讽,也是一忍再忍,只求能保住君子钱庄,保住黄家的根本命脉。
  
  然而,得到的下场却那般残忍。
  
  不仅不被人当作亲戚,还被贾环命亲兵当场打出,斯文扫地!
  
  父子俩回到黄家后,第一件事,黄理就命人将黄家祠堂内贾家女的灵牌拿出。
  
  以示,自此贾家女不再为黄家妇。
  
  还打算,待钱庄事毕后,派人送出贾家。
  
  以雪今日之耻!
  
  既然贾家不拿黄家当亲戚,黄家也不必再供奉贾家女。
  
  第二件事,便是广邀都中钱庄东家,共商对策。
  
  寻日里,都是他们欺负别人。
  
  如今,被人欺负到头上了,怎能忍?
  
  断人财路,更胜杀人父母!
  
  贾家是了不得,可他们也不是好惹的。
  
  黄理身为经义大家,这种事本不好出面。
  
  可涉及黄家根本,且钱庄东家涉及的人太广,路子太杂,黄睿一人怕称不起场面来。
  
  因此,他便亲自出面。
  
  效果极好,不管是巨贾之家,或是士绅之家,亦或是亲贵豪门。
  
  在得到黄家邀请后,基本上都是家主亲至。
  
  当然,黄家邀请的,都是在都中数得上的钱庄东家。
  
  像当初醉金刚倪二那种,仗着蛮力在市井中放印子钱的皮包钱庄,自然不配入黄家大门的。
  
  因此,算起来,能来的人,大约有五六十个。
  
  黄家正堂极大,挤入近六十人,也不显得过于拥挤。
  
  只是将堂内仆婢打出泰半。
  
  待众人皆落座后,黄理啜饮了口香茗,声音缓慢道:“诸位想必都不难知,黄某今日急忙请诸位来此的缘由。”
  
  “望斋公,可是为了银行和钱庄之事?”
  
  堂下一头戴璞巾身着员外服的老者轻捻白须,问道。
  
  望斋是黄理的名号,因此称之望斋公。
  
  黄理点点头,道:“正是如此。此事,我已从贾家得到了信儿,千真万确。”
  
  此言一出,堂上一阵嘈杂纷乱。
  
  方才开口的老者又道:“望斋公,说起来,您与贾家还有一段老亲。
  
  您从贾家得来的信儿,定然不会有假。
  
  只是……
  
  宁侯想办银行,随他去办就是。
  
  为何要关停兼并我等钱庄?
  
  我等皆清清白白做人,经营钱庄也不曾触犯谁的利益。
  
  何苦要与我等为难?
  
  还请望斋公多在宁侯面前言之我等心声,望斋公乃德高望重之人,又为宁侯姑丈。
  
  想来您之言,他必是听的。”
  
  “正是,正是……”
  
  “海老此言极是……”
  
  堂上众人纷纷附和。
  
  这老者名唤海闻,说来亦是名教中人,只是当初家道中落,不得不弃科考掌家业。
  
  后来家业兴旺,为人又极乐善好施。
  
  但凡有读书人囊中羞涩,无力科举,求上门总能得到接济。
  
  因此虽只一秀才功名,但在士林中还是颇有声望。
  
  虽不比黄理望斋公之名,但也极受人尊敬,被人尊之为海老。
  
  家族中,也经营着一家钱庄,每年的收益,占家族收益至少八成……
  
  听了海老之言,黄理眯了眯眼,淡淡道:“姑丈之言,还是莫提为是。自贾环此子于祭天之日谋害了顾公,黄某便立誓,与贾家割袍断义,划清界限。
  
  若非为了大家的清白家底和这世间公道,黄某也不会再登贾家之门,讨个明白清楚。”
  
  海老等人无不肃然起敬,纷纷称赞黄理高义。
  
  随后,就是忧虑:“莫非,贾环一定要关停或是兼并了我等钱庄?连望斋公您家里的君子钱庄也不放过?”
  
  黄理摇头道:“并不是每家都能被贾家子出银子兼并,就我所知,他是想将所有的钱庄全部抄家!
  
  若非如此大逆不道,又危急万分,我也不会这般急着召大家来商讨对策。
  
  贾环倒是念及黄某为其姑丈的份上,愿多给黄某些银子,或是银行股份,以做弥补和安抚。
  
  但黄某清白做人,一生钻研孔孟大道,又岂能与其苟且?
  
  黄家,誓与诸君同进退!”
  
  在场诸人,闻言无不大为动容感动,纷纷起身,以士子古礼相拜。
  
  黄理面带微笑,道:“诸君,如今却不是谢黄某之时,还需尽快想出解决之法,以对暴政。”
  
  “可动科道言官,弹劾此等无道暴行!”
  
  一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站起来大声道。
  
  “好!”
  
  众人喝彩。
  
  因为此人便是兰台寺的一名御史。
  
  “文德,此事便劳烦你了。”
  
  黄理看起来也颇为满意,点头笑道。
  
  那中年御史正色道:“望斋公客气,本为文德本分。我等言官所存之意,便是为了揭无道,扬大道。
  
  奸邪无耻,妄图搜刮百姓清白财产。
  
  昏君无道,竟妄图与民争利!
  
  某既为御史,岂能坐视乾坤乱而社稷危?”
  
  “说的好!”
  
  “曹大人不愧为士林风骨!”
  
  又一人将要名动京华,说不定,还会名垂青史……
  
  黄理也再次赞了赞,士林和官场没甚区别,花花轿子人抬人。
  
  不过抬罢,他又道:“贼子势大,只文德一人,怕势力单薄。我等还需再尽绵力,以备不测。”
  
  众人纷纷响应。
  
  “若朝廷敢行暴.政,我等可罢商罢市!”
  
  “对,我等可联合都中八大米商,一起罢商罢市。只要一日没米卖,都中就会大乱!”
  
  “让他们知道,我们虽奉公守法,却也不能随意拿捏!”
  
  “还可让太学和国子监的士子们罢课!”
  
  “这个主意极好!传言,明年秋闱,凡是祭天当日出面的士子,皆不取中!所以,太学的士子本就心中愤怒,再将朝廷暴.传于他们,引他们去朱雀门前静坐抗议!”
  
  “还可写文,大骂贾家无耻!”
  
  “何止无耻?贾家还荒.无度!”
  
  “对!一定要搞臭贾家!”
  
  众人左一言,右一语的出谋划策。
  
  上方黄理闻之,面色愈从容。
  
  眼神却森然若刀。
  
  贾环,今日之耻,要让你贾家十倍百倍偿还。
  
  秀才杀人不用刀的道理你都不懂,今日就让你知道,什么叫杀人诛心!
  
  待你贾家遗臭万年,被天下万民唾骂时,看你还有没有脸再露面。
  
  贾家人,全都要成过街老鼠!
  
  “砰!”
  
  就在黄理心中阴狠谋算,满堂“清流”名门出谋划策,要对付贾环,甚至对付隆正帝时,忽地,从前面传来一声巨响。
  
  唬的众人冷不丁一颤,眼神茫然的看向黄理。
  
  出什么事了?
  
  黄理也茫然,只是,心中的不安却陡然升起,响起今日被打出贾家门前,贾环说的话。
  
  “赶紧家去好好收拾收拾,多准备几口棺材……”
  
  黄理脸色陡然一变,急声对身旁管家道:“快去看看前面生了何事?”
  
  管家忙往外走,还没出门,就听到前面一阵狼哭鬼嚎声传来:
  
  “哎哟!老天爷,遭兵灾了!”
  
  “救命啊!”
  
  “老爷,有大兵来抄家了……”
  
  黄家思圣堂内,一阵死寂。
  
  一群方才还热火朝天准备对付贾环,对付贾家的人,面色都变成了死灰色。
  
  黄理身子晃了晃后,推开苍白着脸扶他的黄睿,咬牙道:“都别怕,随老夫去瞧瞧。老夫倒想看看,这郎朗乾坤,还有没有王法!!”
  
  说罢,强撑着身子,大步出外。
  
  不过……
  
  没走出门,便被人堵在门口。
  
  “贾环!!”
  
  黄理看着来人,面容狰狞道:“你疯了!敢私自带兵行凶?你想造反?”
  
  贾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又扫过堂内诸人,从怀中掏出一块金牌,上书四字:
  
  如朕亲临。
  
  而后淡淡的道:“正好你们都在,也不用本侯挨家挨户的去抓了。
  
  奉陛下旨意,本侯清查都中钱庄多行不法之事。
  
  诸位,你们逼迫他人家破人亡,占人妻女之事事了。
  
  好生交代罪行者,可从宽处置。
  
  全部带走。”
  
  说罢,一挥手,数十亲兵,并五城兵马司的数百兵马,如虎狼般扑了上去。
  
  哀声遍地!
  
  ……
  
  出了黄家大门,贾环对韩让韩三道:“你们各带三千五城兵马司的兵马,与黑冰台、中车府人手联手抄家拿人!
  
  若有反抗者,杀无赦!
  
  记住,抄没的家财,不要让人藏匿了去,我们要留三成。
  
  若有人争抢,不必给谁面子。
  
  另外,五城兵马司负责收容年轻的女犯。
  
  十五岁以上,三十五岁以下的,都归我们。”
  
  五城兵马司虽然只有一千能战之兵,但却有足足两万编制。
  
  再加上“临时工”军余的名额,差不多有五万之众。
  
  虽然战力多还不如捕快,但抄家还是没问题的。
  
  至于截留三成抄没财产,是因为今晚他出了大力,得罪了不知多少势力,自然要有收获!
  
  可是,年轻女犯是什么鬼?
  
 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……
  
  “咳咳!”
  
  韩让干咳了两声,道:“环哥儿,年轻女犯都是要往教坊司官卖的,咱们收监,是不是不大合适?”
  
  贾环淡淡道:“想让迁往西域的流民在西域真正安下家来,就要让他们先成一个家。
  
  与其让这些女眷留在教坊司被调.教好了后,给那些王八蛋们糟蹋。
  
  不如送去西域,嫁给百姓成家过日子。
  
  就这么办,教坊司的人若是来要人,让他们直接来找我。”
  
  说罢,贾环撇了眼站立一旁的赵师道,没有搭理。
  
  紧了紧披风领口后,与韩大等人大步朝座马走去,翻身上马,调转马身。
  
  跃马扬鞭,往皇城急奔而去。
  
  ……
  
  这一夜,随着五城兵马司的兵马与黑冰台、中车府的番子突然动,整个神京为之震怖。
  
  沾染着血色的火光,染亮了半边天空。
  
  哭声、喊声、哀求声,甚至还有临死前凄惨的哀嚎声,响彻神京上方。
  
  让无数人,不寒而栗。
  
  大秦太尉,武威公秦梁亲自出面,率两万京营坐镇神京。
  
  陈兵布列于长安一百零八坊,以备不测。
  
  皇城四门紧闭,宫门将站于女墙之后,绷紧神经,以防万一。
  
  毫无疑问,自明日起,贾环之凶名,必然被无数人铭记并唾骂。
  
  伴随着,也会让无数人记住,大秦银行之名!
  
  ……
  
  ps:第三更!求订阅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