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亚博2019零六十五章 迎旨-醉迷红楼 亚博2019,亚博2019,亚博娱乐app官网

醉迷红楼

亚博2019零六十五章 迎旨

屋外风吹凉2017-4-28 18:44:4Ctrl+D 收藏本站

安抚好贾母,不让她太过伤神后,贾环就出了荣庆堂,进了大观园。.更新最快
  
  倒不是怕和王夫人共处一室,对他而言,无论是王夫人,还是王家,又算得了什么?
  
  他只是不大喜欢,和像木头人一样的王夫人相处。
  
  她身上的人气愈发寡淡了,有些渗人。
  
  再联想到青隼传来的消息……
  
  贾环不惧什么,只是可怜她。
  
  ……
  
  仲夏离去,金秋归。
  
  大观园景色已然换了模样。
  
  一池娇艳的荷花早已败尽,荷叶枯黄。
  
  但是,却有秋菊满园。
  
  半山上,红枫似火,更添一抹盛景。
  
  唯有沁芳亭东侧的竹林,依旧葱葱。
  
  过了翠障后,贾环便径自去了潇湘馆。
  
  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上,铺了一地的竹叶。
  
  昨夜似有秋风拂。
  
  “呀!三爷来啦!”
  
  一阵惊喜声从前方传来,贾环看去,却是一身紫裳的紫鹃。
  
  她提了个食盒,惊喜万分的看着贾环。
  
  贾环笑呵呵的上下打量了番,道: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紫鹃姐姐愈发标致了……”
  
  “呸!”
  
  紫鹃闻言,俏脸浮起一抹红晕,啐了口,道:“三爷这话是不是说的早了些,还是进里面同我家姑娘说吧!真是疯了!”
  
  贾环哈哈一笑,又忽地正色道:“紫鹃姐姐,这是要给哪个短命鬼去送餐?劳烦姐姐告诉我,我提前送他上路。”
  
  紫鹃闻言,羞恼的一跺脚,嗔道:“三爷混说什么?除了姑娘,我能给谁送餐?”
  
  贾环闻言一怔,道:“你不是说林姐姐在里面吗?”
  
  紫鹃哼了声,道:“姑娘自然在里面,我这盒子里盛的,可不是给人吃的。”
  
  贾环闻言,笑道:“我明白了,是给那两个夯货吃的吧?”
  
  贾环话音刚落,就听到竹林里响起一阵“哼哧哼哧”的声音。
  
  他转头看去,就见两个圆滚滚的黑白相间的熊猫,从竹林中跑出。
  
  许是太胖的缘故,跑上几步,两只熊猫就要摔一跟头,沾染一身竹叶。
  
  却也不在乎,看到紫鹃如同看到亲人一般,两只黑漆漆的眼睛里,竟有些讨好之意……
  
  这模样,也难怪紫鹃将贾环都丢到一旁去了。
  
  她揭开食盒,拿出一叠叠的点心,红的、绿的、黄的,好些还都是贾环从宫里要出来的点心方子。
  
  这还不算完,又打开第二层,里面有好些水果。
  
  待打开第三层,贾环都愣住了,道:“紫鹃,你还灌它们吃酒?”
  
  紫鹃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,道:“哪里是我灌的?有个霸道魔王养了个无法无天的促狭鬼,整天来潇湘馆混顽!
  
  恨不得抱一只猫熊进被窝里搂着睡。
  
  猫熊是我们这的,自然不会跟着去,那促狭鬼不知动了什么脑子,竟偷偷找来烈酒,想灌醉了后哄走!
  
  可哪里又拖得动?
  
  她拖不动就跑了,却害苦了我们。
  
  如今这两个活宝每日里竟无酒不欢,若无酒水,连饭都不肯吃了。
  
  所以每日里都要给它们准备二两……
  
  三爷就不问问,那促狭鬼是哪个?你好去提前送她上路!”
  
  贾环闻言,干笑了两声,道:“这促狭鬼真是活泼可爱之极,哪里舍得送她上路?
  
  想必她那主子,也一定是英明神武,俊朗非凡,惊才天授……”
  
  “噗!”
  
  就在紫鹃一张脸都开始发紫时,甬道尽头忽地响起一声喷笑。
  
  两人看去,却是林黛玉张着一双似笑非笑目,粉腮带赤,一身粉色裙裳,勾勒出身姿美妙,丹青色的绣花鞋上,几朵牡丹娇艳,恍若仙子降尘。
  
  紫鹃最有眼色,见这一对子默默相视,根本无视单身狗,果断带着两只熊猫撤退。
  
  她不动还没人发觉,她这一动,却让林黛玉羞红了脸。
  
  见紫鹃去后,林黛玉两泓冬泉般的妙目转嗔,瞪着贾环。
  
  贾环一脸赏心悦目的神色,上前将林黛玉拥入怀中,道:“上天待我何其厚也?竟赐我一如此精壮的……哦不,如此美妙的……”
  
  话没说完,就见怀里的林黛玉喷笑着,握起拳追杀他:“我叫你精壮!我叫你精壮,你才精壮呢!”
  
  贾环逃了两步后,转身将她抱起,在林黛玉惊唿声中,高高举起绕了几圈。
  
  林黛玉的惊唿声,变成了惊笑声。
  
  待贾环站住后,林黛玉俯视着他的脸,眸中情意绵绵,两人默默对视。
  
  一阵秋风吹拂,漫天竹叶纷舞。
  
  多么希望,这一刻能到永远……
  
  然而,终究还要回过神来。
  
  率先出口的,竟是林黛玉。
  
  她眼神暖暖的看着贾环,语气罕见的温柔:“环儿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贾环一应,还在用眼神勾搭着林黛玉。
  
  他想不通,这样唯美的环境,他又帅的这样勾魂夺魄,可林美人为何还不吻他呢?
  
  所以还在做着努力。
  
  林黛玉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却又眯起,语气愈发温柔,白皙的手抚在贾环脸上,捏了捏他的脸皮……道:“环儿,你昨夜,是在何处歇的呀?”
  
  贾环闻言,眨了眨眼,道:“昨儿从我娘那里回去后,就在自己屋里睡下了啊!”
  
  林黛玉闻言,眼中闪过一抹满意,却又道:“那你没有去那雪洞里?她可是等着你哩!”
  
  贾环叫天屈道:“林姐姐,我是那样的人吗?
  
  我就算来和人勾搭成奸,也只能来找林姐姐您啊!”
  
  “呸!”
  
  林黛玉啐了口,骂道:“放屁,你才勾搭成奸呢!你去和什么钗什么云的勾搭吧!”
  
  贾环看她俏脸羞红的模样,浪笑一声,方才只是抱着林黛玉的腰将她举起,此刻,忽地又往上颠了颠,一双大手,正好按在林美人的小翘臀上,还揉了下,道:“林姐姐,还是咱俩勾搭成奸吧!”
  
  林黛玉要害被袭,绷起脸,一双手揪住贾环两边脸,用力一扯……
  
  “噢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“噗!”
  
  “呵呵!”
  
  “咯咯!”
  
  紫菱洲,几处风筝散落在秋草地上。
  
  另一侧,摆放着十数张雕花高几和杌凳。
  
  几上有纸墨笔砚,也有些瓜果鲜蔬和点心。
  
  姊妹们都在,连贾探春都从前面回来了,正与史湘云一处说笑。
  
  这会儿子众人看到了走在前头趾高气昂的林黛玉,和她身后垂头丧气的“小跟班”,无不好笑。
  
  只是有些笑容似有些深意……
  
  等贾惜春蹦蹦跳跳跑到贾环跟前,发现他两颊处两道红印时,笑声就更大了。
  
  “三哥哥,你被谁欺负了嘛?”
  
  小惜春也学坏了,学会伤口上撒盐了!
  
  贾环觑眼看着她,这幅德性又让姊妹们笑开怀,却听他道:“欺负我?谁敢,谁又有这份能为?”
  
  众人看他脸上顶着两个红指印,却还嘴硬,不由更好笑了。
  
  贾惜春好奇道:“三哥哥,那这是谁打的?”
  
  贾环不屑道:“谁打的?四妹妹你什么眼神?这是打的么?这是被人稀罕的抱着亲的,种草莓!!”
  
  贾惜春被镇住了,真有些疑惑,转头看向林黛玉……
  
  连她都知道,这草莓是林黛玉种的。
  
  其她姊妹们则纷纷笑骂道:“真真该死,教坏小孩子。”
  
  林黛玉则一双美目倒竖,怒视贾环。
  
  丢死人了,不想活了……
  
  “好了好了……”
  
  还是贾迎春最善解人意,以她有些迟钝的嗅觉,都嗅到了空气中若隐若现的酸味,心疼贾环,出来打圆场,笑着走到贾环跟前,用拇指轻轻刮了刮他脸上的红印,嗔道:“这般大的人了,还跟当年般爱玩闹!
  
  今儿是宝妹妹做东道,请咱们一起给你接风的。
  
  云儿说你去老爷书房里说正事了,就没去请你,先放了会儿风筝。
  
  林妹妹听说你还没来,就没过来。
  
  宝妹妹家里准备了两篓好大的螃蟹,厨房里蒸了,一会儿就好。
  
  还有上好的黄酒……”
  
  贾迎春不算有急才,所以她出来替贾环解围,一时间也没甚惊天动地的事转移众人注意力。
  
  絮絮叨叨有些散乱的说了好些话,贾环听着却没有一丝不耐,心里特别熨帖。
  
  因为他知道,这个姐姐,是在竭尽全力帮他安抚内宅,尽量每个人都说到。
  
  这对素来不圆滑的贾迎春来说,真的不容易。
  
  贾环笑着拉起贾迎春的手,道:“姐姐,你是当姐姐的嘛,下次再想帮弟弟,看到哪个欺负我,你就直接点名批评!
  
  我还不信,那三个都是你弟妹,还敢不听你的?
  
  她们也就能欺负欺负我这老实孩子……”
  
  “咯咯咯!”
  
  贾迎春和贾惜春都被逗笑了,贾环是老实孩子,这是隆正十九年最大的笑话。
  
  不过,本来有些古怪的三人,却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消停下来。
  
  诸姊妹纷纷落座,说着笑话,等着螃蟹。
  
  林黛玉忽然开口道:“环儿,你在西域出兵放马,到底是怎样的?前儿些时候,家里见天的搭戏台,唱西域的戏,还有你哩!哼,什么夜袭公主营,公主凤心倾,到底是真的,还是假的呀?”
  
  此言一出,众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  
  贾迎春顾不上给贾惜春擦拭嘴角的奶油点心,薛宝钗也顾不得与史湘云私话,贾探春挑起了眉头,一旁处的丫鬟们,也纷纷暂停了手中的活计。
  
  众人齐齐看着贾环。
  
  戏里的人物,活生生的看在眼前,对她们来说真的很新奇。
  
  别说这个娱乐匮乏的年代,纵然是后世,那些粉丝们看到电影明星,都要死要活的。
  
  更何况现在?
  
  贾环现在就同电影明星一般,甚至更胜一筹。
  
  因为粉丝们都知道电影是假的,可如今园子里的这些人却知道,戏里唱的都是真的!
  
  丫鬟们多不识字,她们仅有的知识多是从戏台上学到。
  
  她们知道常山赵子龙,知道刘玄德,知道梁山好汉,可这些人对她们来说太遥远了。
  
  唯有贾环,是戏文里存在的,距离她们最近的人,她们岂有不好奇的道理?
  
  看着众人瞩目的眼神,贾环风轻云淡的一笑,缓缓的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,那就是我……”
  
  “哇!”
  
  一阵惊叹声中,也有几声微不可查的冷哼声。
  
  感受到几束不善的目光,贾环忙道:“当然,像我这样忠贞的人,对于罗刹公主的投怀送抱,是根本不屑一顾的。头可断,发型可乱,贞.洁不能失!”
  
  “哈哈哈!”
  
  众人被他不要脸的话逗的大笑,没几个相信他的鬼话……
  
  薛宝钗盈盈笑道:“那厄罗斯公主被俘后,谁来看管?”
  
  贾环笑道:“她一直和明月还有琴儿在一起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……
  
  贾环颇为狼狈的从大观园里逃了出来……
  
  不逃没法子,那气氛着实太尴尬了。
  
  这一次,闹尴尬的倒不是林黛玉,说来有趣,林黛玉反倒幸灾乐祸的看着贾环。
  
  闹别扭的,是薛宝钗。
  
  这妮子当真了不得,板起脸来不说话,气场之大,让整个紫菱洲都有些压抑。
  
  也不哭也不闹,旁人同她说话,回答的还一板一眼。
  
  就是声音不带一丝起伏……
  
  然而史湘云、贾探春等人却不怪薛宝钗落脸,都以为这事是贾环做的不地道。
  
  薛家再怎样,也算是世代名门。
  
  皇商的地位,在大秦并不低。
  
  其实在前明时,到了后期,朝堂大佬背后,就无一不是站着江南或者晋西商人的影子了。
  
  后世称明朝诞生了资本主义的萌芽,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,并不只是指出现了商贾,而是出现了商贾操控政治的雏形……
  
  当初的薛家,就有那么一点意思。
  
  这样的人家,又是贾家的亲戚,出现一个嫡女做妾室,说起来,已经算是辱没了祖宗颜面,让人说嘴。
  
  如今,又收了人家一个嫡女,两人还是嫡亲堂姊妹。
  
  这让世人如何看她薛家,又如何看她们姊妹?
  
  尽管之前薛姨妈已经和薛宝钗说了许多,可真正到了这一天,薛宝钗心里还是极为刺痛。
  
  只是她极懂得规矩,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,尤其是知道分寸,不会像林黛玉那般在贾环跟缠闹。
  
  所以,她只能用这种方式,来表达她的怒气。
  
  她这般懂事,连林黛玉都没有再刺她,反而帮她一起奚落起贾环来。
  
  正是薛宝钗这个度的把握,才让贾环狼狈之极,成了无耻的负心汉……
  
  相较起来,贾环还是喜欢林黛玉那种简单粗暴的“报复”方式……
  
  螃蟹自然是没得吃了,贾环也没解释什么。
  
  他总不能当众说,是薛宝琴千里迢迢闯大营去寻他的?
  
  这不是男人该做的事,也会让薛宝琴在贾家无立足之地。
  
  可贾环一默认,场面就更尴尬了,还多亏了小吉祥前来救驾!
  
  小吉祥自然不知道贾环正身处艰难,只是,公孙羽从宫里回来了。
  
  还带着皇帝的赏赐,所以她必须来找回贾环。
  
  迎旨。
  
  ……
  
  ps:感谢“骨像应图”兄的盟主,真是意外惊喜啊!也感谢一直以来默默支持的书友们,订阅一直在涨。咳咳,拼老命了,今天加更!
  
  (未完待续……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