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九百三十九章 抿嘴一笑……-醉迷红楼 亚博2019,亚博2019,亚博娱乐app官网

醉迷红楼

第九百三十九章 抿嘴一笑……

屋外风吹凉2017-4-28 18:32:23Ctrl+D 收藏本站

翌日清晨,天只蒙蒙亮,一夜未眠的贾环就溜出了宫。
  
  宫里实在不是人待的地方,觉都睡不着。
  
  只是回首大明宫时,却见紫宸书房方向,依旧灯火通明。
  
  贾环便知,隆正帝昨夜八成又回去批改折子了。
  
  如今的大秦,能轮上这样一位皇帝,不能说不是一桩幸事……
  
  只是……
  
  唉!
  
  摇摇头,大清早不愿想那些烦心事,便不再停留,贾环从西宫安福门方向出了皇城。
  
  不过,出城前,他先登上了城门,和秦风聊了聊。
  
  秦风如今掌着西宫门,与叶楚搭档。
  
  他为人儒雅知礼,不似贾环、牛奔和温博他们那样好打闹。
  
  牛奔和温博两人差点没把方冲和傅安气的和他们拼命,可秦风和叶楚两人,却平静的紧。
  
  只要叶楚能老实的完成正常任务,秦风也不欲挑衅寻事。
  
  在他看来,这种顽童一样的把戏,实在无趣的紧。
  
  贾环上了城门楼后,嘎嘎笑道:“风哥,没意思吧?你看奔哥他们,有滋有味的,你怎么不学学?”
  
  一清早例行检查换岗,轻点兵员结束后的秦风闻言后,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。
  
  一旁的叶楚更是冷哼一声。
  
  对于方冲和傅安的遭遇,他深表同情,却绝不想接受同等待遇。
  
  叶楚本想说,宫门楼乃是防务重地,无旨者谁人都不可乱上。
  
  可话到嘴边,又咽下肚去。
  
  秦风虽然没那么无聊,但谁要以为他是一个妇人之仁的善类,那就可笑了。
  
  叶楚决定暂时还是不要找不自在,宫门正将秦风都不说什么,如今屈居副将的他就更没必要说什么了。
  
  只要记在心里,待日后……再给他二人添一桩罪状即可。
  
  念及此,叶楚大步走下门楼。
  
  贾环轻蔑了瞥了眼经过他的叶楚,懒得理会。
  
  你老子都跳不了多久了,何况是你?
  
  “昨儿在哪睡的?跟牛世叔他们一起挤的吗?我看你眼圈都是黑的,没睡好吧?”
  
  秦风靠在女墙上,看着贾环笑道。
  
  贾环撇嘴道:“甘露殿!”
  
  “咳……”
  
  果然,秦风被呛着了,眼睛睁圆,道:“在哪?”
  
  贾环见状有些得意道:“甘……露……殿!”
  
  秦风皱眉道:“你疯了?那是好去处么?”
  
  贾环没得到羡慕嫉妒恨,有些无趣,道:“你当我愿去啊?还不是那位非让去,说是可显示他善待先帝老臣,而非苛待……哈哈!”
  
  城墙周围没兵卒,贾环说话就没了那么些顾忌,明显嘲笑了两声。
  
  秦风嘴角也抽了抽,道:“就为这?”
  
  贾环耸耸肩,道:“就为这。”
  
  秦风闻言颇为无语,挠了挠头,道:“那位也太……任性了些……”
  
  贾环闻言,嘿了声,道:“他任性的时候,还在后面呢。”
  
  秦风闻言眉头一皱,道:“怎么说?”
  
  贾环摇摇头,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,以后再说吧。行了风哥,你慢慢执勤吧,我先回家去了,还想再睡一觉。
  
  对了,西北吴叔可能快要进京了,到时候……咱们一起去见他吧。”
  
  吴恒,可是先托付给秦风的。
  
  秦风闻言,面色自然一黯,闪过一抹愧疚,点了点头,而后咬牙道:“别让我知道幕后黑手是哪个,否则……”
  
  “呵呵!”
  
  笑了笑,又拍了拍秦风的肩膀后,贾环转身下楼。
  
  出了皇城安福门,乌远、赵歆师徒两人正守在那里。
  
  韩大他们至今还带着一千五城兵马司特别行动营的兵马守在宫里,听从调用,隆正帝不放人……
  
  所以,只有乌远师徒两人,带着帖木儿等亲兵,在外面守着。
  
  昨夜,他们应该是在五城兵马司衙门内过的夜……
  
  翻身上马,与乌远道了声辛苦后,一行数十人,快马轻骑,折返回了西城公侯府。
  
  一行人刚过宁国府,就见两辆马车在侧门处停了下来。
  
  两个婆子先下车,从里面喊出轿子,要招呼里面的贵人下马车进府……
  
  贾环看到那两个婆子后,面色就先是一喜。
  
  他认得这两人,正是从城南庄子出来的婆子,一直跟在白荷身边。
  
  乌远等人也知趣,见状自行解散,还牵走了贾环的马,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
  贾环则前往角门处,笑吟吟的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人儿。
  
  因为有婆子们行礼,白荷岂有不知遇到贾环的道理?
  
  没等后面的婆子遮起帷帐来,就下了马车,站定后,一双修长如柳叶般,足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眸,温润平和的目光里,满是思念的笑意,盈盈而望的看着贾环。
  
  贾环见之,心中一扫昨夜的沉重,哈哈一笑,上前将白荷拥入怀中,紧紧抱住。
  
  其她婆子却慌了神,见有路人经过,忙催促其她人快把帷帐拉起,将紧紧相拥的两人遮了起来。
  
  这些婆子,都是白荷从城南庄子带出来的,甚至很多是她的师嫂,真正的心腹……
  
  维护白荷的利益,就是她们最大的任务。
  
  见贾环如此喜欢白荷,她们自然欣喜,却也愈发不能让白荷失了体面。
  
  大户人家的内宅,轻易哪里能在外面露面?
  
  更何况还是这么搂搂抱抱着……
  
  “三爷,咱们进去吧?”
  
  白荷柔声说道。后面李万机家的正赔着笑脸……
  
  贾环闻言,一拍脑门,连连点头道:“对对对,都是我欢喜傻了!快回家,快回家……”
  
  说罢,牵着白荷就要进门。
  
  李万机家的忙赔笑道:“三爷,姨奶奶得乘轿子。”
  
  因为前院里还有不少亲兵和小厮。
  
  贾环傻笑了声,对抿嘴笑的千娇百媚的白荷道:“还真傻了。”
  
  说着,牵着白荷的手,送她上了轿子,然后由四个健妇抬起,直接送入了二门垂花门前。
  
  贾环才又亲自掀开轿帘,扶着白荷下轿后,牵起她的手准备进门。
  
  只是刚入手就觉得不对,不是细腻的肌肤,而白荷的身子也猛然一颤,手往后缩了下……
  
  方才,贾环牵的是左手,现在,牵的是右手。
  
  之前,白荷的右手拢在袖子里。
  
  而现在,白荷的左手中提着一个包裹,所以,贾环下意识的去牵她的右手,却不想……
  
  贾环见白荷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,面色骤变,再低头看去,才见到她整只右手上都包裹着一层白纱,隐隐有血迹渗出……
  
  贾环面色再变,沉声道:“荷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白荷闻言,强笑道:“不碍事的,前儿不小心,给烫着了……”
  
  “嘶!”
  
  贾环倒吸一口冷气,他可知道白荷是在做什么。
  
  被那东西烫着……
  
  贾环的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,眼中满满是愧疚悔恨之色。
  
  白荷见之忙道:“三爷不要紧的,没那么严重。就是烫伤了层皮肉,一会儿找幼娘瞧瞧就好了……”
  
  贾环脸都黑了,咬牙道:“你就这么胡乱一包?你怎么没赶紧回来?”
  
  白荷赔笑道:“爷啊,就差那么一点就成功了……”
  
  “糊涂!”
  
  贾环厉声一喝,让周围的婆子们都唬白了脸,然后就见贾环忽然将白荷横着抱起,再一看,人就快消失在后宅后面了……
  
  “幼娘,幼娘……”
  
  风一样的跑进了药室庭院,远远的就高声喊着。
  
  白荷将头靠在贾环的脖颈处,面上浮着一层笑意,嘴角微微扬起。
  
  回家,真好……
  
  公孙羽听到动静后,从药室内出来,就见贾环面色难看甚至有些惊慌的匆匆跑来,怀里抱着白荷。
  
  公孙羽见之面色也是一变,她和白荷的关系不错。
  
  两人都是“专业性”极强的人才,对于后宅里的争斗手段都不感兴趣,因此倒还算合得来。
  
  此刻见白荷有恙,她也有些紧张,也不问怎么了,先道:“快进去,快进去……”
  
  药和金针都在药室内。
  
  贾环也不啰嗦,赶紧抱着白荷入内。
  
  只是刚一进门,就见一婢女正低着头,端着簸箕拿着扫帚往外出,神情有些恍惚,差点撞上。
  
  贾环眼睛喷火,厉声喝道:“混账东西,瞎了眼了?”
  
  那婢女闻言,抬起头,面色苍白,有些惊恐的看着贾环,不是晴雯又是哪个?
  
  贾环见是她,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还不让开?”
  
  晴雯见他抱着一人,正是东府这边眼色最好的白姨娘,以为出了甚大事,顾不得心里的委屈和惶恐,忙让开。
  
  贾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后,抱着白荷,将她放在药台上,然后小心翼翼的捧起她的右手。
  
  公孙羽这时也赶了来,看到贾环的动作后一怔……
  
  她上前,看了眼粗糙包扎的纱布,嫌弃的眉头皱了皱。
  
  贾环道:“看看,这个傻丫头,为了帮我做事,连手都不要了,就这么胡乱一包,真真是……气死我了!”
  
  公孙羽是知道白荷去城南庄子帮贾环做事的,早就听说,水泥、烧砖、大棚和玻璃,都是白荷做出来的,公孙羽心里也极钦佩她。
  
  此刻再一听这话,就更敬重了。
  
  她上前屈膝蹲下,从贾环手中接过白荷的手,对贾环笑道:“爷,交给我吧。”
  
  贾环点点头,抬头看去,见白荷一双眼睛一直笑意盈盈的,静静的看着他,心里一暖,却还是哼了声,道:“等我怎么收拾你!”
  
  白荷不怕,伸出左手,轻轻的拂去贾环额头上的汗,抿嘴一笑……
  
  ……
  
  PS:颈椎疼的厉害……下一章,下一章揭秘明月……
  
  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