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九百三十二章 只见新人笑,不见旧人哭-醉迷红楼 亚博2019,亚博2019,亚博娱乐app官网

醉迷红楼

第九百三十二章 只见新人笑,不见旧人哭

屋外风吹凉2017-4-28 18:31:45Ctrl+D 收藏本站

虽然隆正帝喊着让贾环“滚”,可等贾环真想趁机溜号的时候,却又被喊住了。
  
  这个时候,怎么可能让他走……
  
  隆正帝一迭声的让苏培盛去宣张廷玉、张伯行并南海水师的实际掌控者施世纶速来御书房觐见。
  
  赢祥则用一种很奇异的眼神打量着贾环。
  
  贾环还是不大喜欢此人,斜着眼睛瞥他……
  
  “教养都到狗肚子里去了?”
  
  隆正帝看到贾环这般无礼,心里着实觉得没面子。
  
  赢祥刚还夸他调理出来的人出色,将功劳放在了他身上,结果转过头,这混账小子就敢和一个亲王顶牛。
  
  贾环闻言,皱起眉头,站在那里不吭声。
  
  隆正帝也懒得理会他,而是转头和赢祥商量道:“十三弟,你说说看,这混账的法子如何?”
  
  赢祥点头笑道:“皇上,还真是……臣就万万想不出,取粮于国外的法子。历朝历代,怕也没人能想的出。
  
  不过,也有一个问题……”
  
  隆正帝忙问道:“什么问题?”
  
  赢祥道:“臣想着,若是暹罗和安南国内有灾,跑到咱大秦来买粮,还是大宗的买粮,臣不知,朝廷是否会管此事?毕竟,粮食属于国资……”
  
  隆正帝闻言眉头顿时皱起,沉声道:“十三弟的意思是,安南和暹罗两国不会卖大宗粮食给大秦?”
  
  赢祥道:“暹罗如何臣不大知,但安南……皇上,此国非善辈啊……前明最盛之时,数次征伐安南,平而又叛,叛而又平,平而再叛。区区一个西南边角之地,却几乎耗尽了整个前明的财力。”
  
  隆正帝闻言,面色又是一沉,心里不复之前的激动了,走出御座,在御书房内来回踱步起来。
  
  不过没等他走几圈,就听一阵脚步声从殿外传来,苏培盛领着施世纶、张伯行及张廷玉走进殿来。
  
  隆正帝极不耐的摆手免了众人的大礼,眼神从三人面上扫过。
  
  无论是施世纶还是张伯行的面色都浮现着疲惫之色。
  
  国事艰难,西域又随时准备大战,国内零星叛乱不绝。
  
  两人都没有休息的时间。
  
  但他们尚好,待看到了张廷玉,隆正帝脸上瞬时动容的不得了。
  
  原本何等儒雅沉稳的一君子,此刻双目赤红,面容枯槁,嘴唇皲裂起泡……
  
  隆正帝忍不住上前一步,抓住张廷玉的手,动容道:“爱卿何以至此?”
  
  张廷玉虽然心中也有些激荡,但君前并不失仪,笑了声,道:“陛下,臣不妨事的,忙过这段就好……倒是皇上要注意龙体呢!”
  
  隆正帝闻言,嘴唇颤了颤,点点头,道:“好,好!”
  
  看到这一幕君臣相得之情景,众人无不感动,贾环抠了抠鼻屎……
  
  也怪,他分明站在这两个感性之人的后侧,隆正帝余光都应该看不到。
  
  可他却第一时间转过头,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,贾环咧嘴一笑……
  
  隆正帝眼睛喷火,咬牙道:“混账东西,还不把之前的狗屁主意再说一遍?”
  
  贾环心里虽然不满,却也不想在这个国难之时触怒他,一旁赢祥还莫名其妙的给他使眼色……
  
  贾环抽了抽嘴角,就把从安南和暹罗买粮的法子说了一遍。
  
  其他人闻言倒也罢了,唯独张廷玉,听到之后整个人都打起摆子来,原本有些灰败的面容因激动而涨的通红……
  
  “好!好!!”
  
  不过他毕竟心智坚定,很快就收拾好心情,跟隆正帝赔罪,道:“皇上,臣君前失仪了……”
  
  隆正帝看着他,深情道:“爱卿,也知国朝缺粮之事?”
  
  他并未将此难事告知张廷玉,就怕他累倒了。
  
  谁知……
  
  果不其然,张廷玉点点头,愧然道:“臣身为户部尚书,空负计相之名,却使国朝生计艰难至此,臣之罪也。若再尸位素餐,如何能报皇上知遇之恩?
  
  只是,苦思多日而无果,臣愧对皇上……”
  
  隆正帝闻言,真真是眼泪都快下来了……
  
  仰起头四十五度,不让眼角的晶莹落下……
  
  见隆正帝如此动容,其他人也都唏嘘不已。
  
  君臣相得啊!
  
  这才是明君贤臣的典范!
  
  贾老三那完全是扯淡,非主流……
  
  “下官谢宁侯解难之恩!”
  
  张廷玉忽然对贾环长揖到底,大礼参拜。
  
  贾环本来想拽拽身份,受了他这一礼,可是感到两道刀子一样的目光剜了过来,他忙避开,干笑了两声后,酸溜溜道:“张大人快起来吧,如今我可受不得你的大礼了,不然……哼哼!
  
  唉!这世道啊,最是这样。
  
  长江后浪推前浪,只见新人笑,不见旧人哭啊……”
  
  “噗!”
  
  忠怡亲王赢祥生生一口茶喷出,然后顾不得擦拭身上的茶水,就仰头大笑起来。
  
  张伯行等人自然不会听不懂贾环在说什么,一个个也哭笑不得的笑了起来。
  
  苏培盛在看了看隆正帝的面色后,也小心的跟着笑了两声……
  
  隆正帝的面色先是变黑,随即又变白,再变青,最后也咬牙笑骂了声:“混账东西!你也算前浪?”
  
  贾环犹自唏嘘不已,张廷玉却好似当了真,正色解释道:“宁侯万勿有此想,陛下待下官甚厚,更有知遇之恩,下官粉身碎骨难报万一。
  
  但皇上对宁侯,却亲如天家子侄,圣眷之隆重,如前汉武帝待霍骠骑。
  
  实非外臣所能比拟。”
  
  见如今解了粮食之难,连张伯行都凑趣道:“贾环,你少不知足了。
  
  瞧瞧你干的那些破事,若没陛下护着,你现在应该在你贾家城南庄子里烧水泥呢。”
  
  众人闻言又是一笑。
  
  张廷玉最现实,夸完之后立马要“好处”:“宁侯高才,下官不及万一。只是有一点不解,还请宁侯解惑。”
  
  说罢,一张枯槁的脸,正色的看着贾环,眼神真诚。
  
  皲裂的嘴唇处,隐隐有血丝渗出……
  
  贾环看了他两眼,却不会被他这幅惨样所迷惑,以为他真混的很惨。
  
  这两天张廷玉抄家抄的手软,大笔银子进账。
  
  人也没少杀,端的心狠手辣。
  
  他还快成人口贩子了,官家女眷,卖的毫不手软。
  
  本不想搭理他,可见一旁处隆正帝阴沉下来的脸色,贾环道:“你说,我知道肯定告诉你。”
  
  张廷玉皱眉道:“安南盛产稻米,一年三熟,米质优良。
  
  只是,好米养歹人,安南人绝非善类。他们会将粮食大量外卖给大秦吗?”
  
  隆正帝插嘴道:“适才忠怡亲王也是这个问题……”
  
  说罢,看向贾环。
  
  倒不是他们不如贾环,只是他们以前基本没怎么了解过安南现状。
  
  而贾环家的商号和安南打过交道,所以他是这里唯一知晓那边的人。
  
  贾环道:“狗改不了****,前明时安南混账,现在自然也不例外。
  
  不过……他们比起前明时,还是颇有不如。
  
  听说,君王昏庸,兵制颓败,国内百姓慵懒。
  
  如果他们不卖,南海水师就打一打,往狠里打,打到他们卖为止。”
  
  之前就反对的赢祥,又摇头道:“非我迂腐,此实非王道。”
  
  张廷玉也皱眉道:“事关国朝体面和威望,不可轻出无名之师。”
  
  贾环好笑道:“到底是百姓的命重要,还是沽名钓誉……好好好,不扯这些。”
  
  见隆正帝又瞪他,贾环也不愿和他们辩解什么是美帝主义的幸福。
  
  他道:“既然不能以大秦的名义买,那就以我贾家的名义买,好吧?
  
  南海水师,别打大秦的旗号,打我贾家的黑云旗,当一回强买强卖的歹人。
  
  大秦的体面不能丢出国门,我贾家随便。
  
  只是,日后他安南来找咱大秦兴师问罪,别让朝中那群文臣孙子把我给卖了……哎哟!”
  
  贾环话没说完,后脑勺被张伯行重重拍了一巴掌。
  
  贾环这才想起,张伯行也是文臣……
  
  众人见贾环小心的给张伯行赔笑,不由又齐齐一笑。
  
  赢祥感慨道:“皇上,这有时候……纨绔的法子,倒也不差?”
  
  隆正帝闻言,嘴角微微上扬,瞥了眼自得的贾环,又冷哼了声,道:“不过是胡闹罢了,胆大包天!”
  
  说罢,又看向施世纶。
  
  施世纶是真正的军机大佬,所以之前的政事,他一个字都不会多提,恪守本分。
  
  隆正帝满意的点点头,只要军方能恪守这条本分,那么就绝无出问题的可能,待日后,再往军方头上加一道枷锁,就更万无一失了……
  
  心中满意,隆正帝面色也好看了些,唤了声:“施爱卿。”
  
  施世纶躬身一应:“臣在。”
  
  隆正帝道:“以施爱卿观之,贾环刚才的提议如何?”
  
  施世纶闻言顿了顿后,点点头道:“臣只就军事来看,可行。
  
  贾环所言不差,安南国内,的确君主昏庸,安南国主阮光平年老多病,难理国事。
  
  国内又有权王阮福映擅权,与王太子阮光缵内斗激烈。
  
  更兼百官贪.腐,军制败坏,万民懒散。
  
  若非土地肥沃,雨水充足,只要将种子撒进田里,就可等收获。
  
  他们早就该饿死了……
  
  其实南洋小国,皆存在这样的问题。
  
  南海水师打破安南,不是问题。”
  
  隆正帝听闻这个消息后,面色变幻不定。
  
  他没想到,安南也有权王擅权干政……
  
  赢祥却忙道:“不是打破,而是让他们卖粮食。
  
  如果朝廷大军现在就打破安南,势必会引起他们的反弹。安
  
  南人骨子里还是有狠厉暴虐的性子的,无外忧时,自然懒散败坏,一旦有了外国入侵,必然会拼死反抗。
  
  大秦倒不是怕他们反抗,只是如今咱们大秦国内天灾连连,西域眼见又有大战在即,实非再启战端之机。
  
  如今,安民最重!”
  
  隆正帝回过神来,点点头,道:“忠怡亲王乃老成谋国之言。施爱卿,打痛即可,不必打破。务必要尽快运粮食回来,不要陷入战争的泥沼。”
  
  施世纶沉声道:“臣遵旨!即刻就派八百里加急,传命南海水师出征。一月内,定然将粮食运回大秦!”
  
  “善!!”
  
  ……
  
  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