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九百二十三章 撞破-醉迷红楼 亚博2019,亚博2019,亚博娱乐app官网

醉迷红楼

第九百二十三章 撞破

屋外风吹凉2017-4-28 18:30:58Ctrl+D 收藏本站

这个年代,士大夫们都极讲究。
  
  女子十五曰豆蔻,十六曰破瓜,也就是所谓的碧玉破瓜之年。
  
  这是最好的年纪,就该做最好的事……
  
  女孩子大多会在这个年纪出阁。
  
  十五订亲,十六成亲,王熙凤和贾琏就是十六成的亲……
  
  贾环今年十四了,他比贾探春小一岁,贾探春比贾宝玉小一岁,而贾宝玉,则比薛宝钗小两岁。
  
  也就是说,薛宝钗今年,已经十八岁了……
  
  其实倒也还小,过两年再出阁,也不算太晚。
  
  傅家那个女儿傅秋芳,不就是二十好几了还没出阁,待字闺中?
  
  但薛宝钗的情况又有些不同……
  
  她已经出阁了。
  
  可是,却还没有和贾环圆.房。
  
  在出阁前,如果她和贾环亲近,那叫及乱,以薛宝钗的性子,定不会这样做。
  
  她也不会管贾环亲昵的叫一声“爷”。
  
  可是,她现在的身份是贾环的妾,已经出阁了。
  
  按照礼,她也该和贾环行周公之礼。
  
  如果没有行,反而会让人笑了去……
  
  虽然没人敢当着她的面嚼舌根,但那些婆子们每每看向她的目光里,那抹意味深长的同情之意,她又如何看不出?
  
  身为人妾,出阁这么久了,竟还没圆.房,这不是被爷们儿厌弃,又是如何?
  
  因此,薛宝钗心里一直都有个心结在。
  
  今天,贾环抱着她说出了一番让她极感动的话来,才让她鼓尽勇气,说出了这句话……
  
  “爷,要了人家吧……”
  
  还有什么能比从一个素来端庄的美人口中说出这句话,更能激发一个牲口的雄心的吗?
  
  近来大事连连,压力本就大。
  
  之前又被娇俏秀美的林黛玉撩了一身的火气,这会儿,再被薛宝钗往火上浇了半桶油,岂有不爆的道理?
  
  一甩手,贾环将薛宝钗有些粗暴的扔在了炕上,在一声惊呼声中,扑身而上……
  
  薛宝钗却有些急了,哀求道:“爷,去里面吧……”
  
  贾环已经施展快速脱衣*,先把自己脱了个精光,唬的薛宝钗忙闭上眼睛,怕长针眼……
  
  就听贾环狞笑一声:“来不及了!”
  
  而后……
  
  “嗯……”
  
  一声夹杂着痛楚的长吟,动人心弦……
  
  ……(此处省略十万零两千字,完本后会写几个文雅的番放群里,算过年礼物……)
  
  “呼……”
  
  几番鏖战后,贾环长长呼出了口气,手却依旧在那处软玉一样丰腻香软的身子上流连忘返着。
  
  薛宝钗静静的靠在他怀里,面色晕红,眼神满足而幸福。
  
  感受着一些疼痛,和那只依旧作怪的手,她抿了抿嘴,将臻首又往贾环怀里挤了挤,靠的更近了,听着砰砰心跳的声音,直到此刻,她方觉得,两人真的成亲,是夫妻了……
  
  “宝姐姐……”
  
  贾环温柔的声音响起。
  
  薛宝钗嘴角弯起一抹弧度,应了声:“嗯?”
  
  贾环循循善诱道:“宝姐姐,你怎么不出声啊?”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薛宝钗闻言一怔,问道。
  
  不过仰头看见贾环眼中的一抹坏笑后,顿时反应过来,大羞,将脸又埋进了贾环的怀里。
  
  以她的性子,怎么可能出声?
  
  即使极乐时,也紧紧抿着唇,现在看来,下唇上甚至被咬出了一道明显的牙印,可见她忍的辛苦……
  
  贾环哈哈得意笑道:“这有什么好害羞的?
  
  这种敦.伦之礼,就需要夫妻之间多交流,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!
  
  鱼水之欢能否尽兴,可是保证家庭和谐的重要的原因呢!
  
  这世上的夫妻,为何到了最后,大都相敬如冰?
  
  不就是因为周公之礼没行好吗?”
  
  薛宝钗闻言,先是羞涩不已,可听到后面,却又忍不住叹息了声,声音哀婉道:“世道如此,又能如何?
  
  女子年过三十,便可自称老妪了,世上多的是二八俏婢佳华年……
  
  以色侍人,总难免色衰而爱驰,爱弛则恩绝……”
  
  说着,竟自怜的红了眼圈,流下泪来。
  
  贾环闻言,哈哈笑道:“所以,咱俩欢.好时,得多沟通啊!
  
  只要咱俩一起都满意,不就可以长长久久的了?对不对?”
  
  薛宝钗闻言,有些迷糊的看着贾环,道:“怎……怎么沟通呢?”
  
  贾环嘿嘿一笑,附耳小声耳语了几句。
  
  众位客观,大家不妨想想,以三孙子的面皮,在此只有两人的房间内,都不好意思大声说出口。
  
  有此可见,他的话该有多么令人发指……
  
  果不其然,薛宝钗只听了第一句,眼睛就登时睁得溜圆,原本就晕红的俏脸,更是好烧一般的变得通红,随即大红……
  
 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贾环,他……他他……
  
  他竟让她在欢.好时,喊他……喊他爸爸?!
  
  要不是薛宝钗词汇缺乏,否则现在一定对贾环说一句:u.kyou!!
  
  然而,就当薛宝钗以为这已经荒唐到了极致,震惊的无以复加时,耳中又听到了后面一桩桩“可怖”的要求……
  
  然后薛宝钗就发现,相比于后面那些要求,贾环的第一个要求,纯洁的简直像诗经……
  
  薛宝钗脑筋甚至比之前还要晕乎了,之前她只是身子在被折腾,而现在,是她整个灵魂都在受到冲击……
  
  继而,就听某人还大言不惭道:“宝姐姐,你对我有什么要求,也只管说出来嘛!
  
  深浅,长度,快慢,轻重,统统不是问题……”
  
  “哎呀!!”
  
  就在贾环毫无廉耻的百般哄诱着晕晕乎乎的薛宝钗,随他一起学习前世观摩过无数遍的日本闺阁教学片时,忽然,门口处传来一道措手不及的惊呼声。
  
  贾环甩手撩起一张纱衿,将已经紧紧埋在他怀中的薛宝钗盖住,眼神凌厉的看向珠帘处。
  
  却见闯入之人竟是薛宝琴,小姑娘一张脸浮满云霞,眼睛紧闭,结结巴巴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什么都没看见,我……我……”
  
  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丝哭腔。
  
  倒是薛宝钗,听到是薛宝琴的声音,海松了口气,忍着羞涩道:“宝琴,你先出去一会儿。”
  
  薛宝琴闻言,忙应道:“嗯嗯……”
  
  说着,睁开眼要往外走。
  
  入目处,却是某个暴露狂还没遮起来的“娇躯”。
  
  薛宝琴如同见鬼了一般,又惊叫一声,捂着眼睛,仓惶往外逃去……
  
  薛宝钗撩开纱衿,快速的穿起衣服。
  
  然后还帮大爷一样的贾环穿衣服,一边穿还一边解释道:“肯定是莺儿那死丫头在外面睡着了,爷别生气了,回头我一定说她……”
  
  贾环“悲戚”道:“宝姐姐,我失了贞.洁,你……你不会嫌弃我吧?”
  
  “噗!”
  
  薛宝钗又不是傻子,见贾环又在作像,心里舒了口气后,忍不住笑出声,又羞涩埋怨道:“都说了要去里间嘛……”
  
  贾环道:“里面不是光线不大好嘛……”
  
  “哎呀!爷啊……”
  
  薛宝钗羞容满面,帮贾环理顺了衣衫后,又整了整衣领,然后似有事要说,道:“爷……”
  
  贾环打了个寒颤,忙道:“宝姐姐,以后下了床后,你还是叫我环哥儿吧,一听你喊爷,我就想扒了你的衣服再把你丢炕上去……”
  
  薛宝钗脸更红了,小声唤了声:“环哥儿……”
  
  贾环松了口气,道:“说,什么事?放心,我不会让宝琴负责的,我大度着呢。”
  
  薛宝钗闻言,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,道:“你想的倒美,琴儿可不像我……我是想跟你商量商量,能不能先不盘头,不然,我担心颦丫头和你闹!”
  
  时下,做女儿时的发髻和做媳妇的发髻是两个概念。
  
  当一个女孩子盘起长发,就证明其已经是妇人了。
  
  贾环闻言,感激不尽道:“宝姐姐考虑的周到,对对对,就照你说的办!”
  
  贾环这才记起,林黛玉曾多次隐晦警告他,不许先要了宝丫头的事……
  
  见贾环这提起裤子不认人的怂样,薛宝钗有些气恼的白了他一眼,从炕边上找到装银票的木盒,交给贾环,又道:“你去云儿那里看看吧……”
  
  贾环装的跟真的一样,道:“我还想再陪陪你,去她那里做什么?”
  
  尽管听着很假,可薛宝钗心里还是高兴,不过,她又劝道:“前儿颦丫头给了你几百万两,我妈后来在园子里也说,再补我一百万两嫁妆。当时别人都笑,可我看云丫头脸色不大好。
  
  她虽然生性疏阔洒脱,不以物悲。
  
  可是,到底是女儿家。
  
  颦丫头虽然和她情况差不离儿,可她有林家那么大的家业傍身,还帮了你大忙。
  
  又有老太太当心尖尖儿一样宠着。
  
  云丫头虽为侯门贵女,可她家里的情况,你也知道……
  
  不仅给不了什么嫁妆,她婶婶还总是来她这里打秋风。
  
  给的少了,还要阴阳怪气的说几句风凉话。
  
  云丫头也是个好强的,这些从来也不说。
  
  若不是她性子爽利仁厚,从不记恨谁,怕早就怄死了……
  
  这个时候,你还是去看看她吧,啊?”
  
  听着薛宝钗的殷殷叮嘱,贾环忽然笑道:“宝姐姐,我知道为何那么多人说你的好了……”
  
  薛宝钗闻言一怔,随即绽然一笑,道:“我不在乎别人说我的好坏,只要你心里有我的好,我就知足了。”
  
  贾环深吸了口气,正色道:“宝姐姐,你看时间还早,要不我们再交流交流?”
  
  “呸!!”
  
  ……
  
  ps:有点累,十一点前木有,就木有了,争取有……
  
  这章算福利,求订阅啊!我要去整容……
  
  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