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九百二十一章 银匮-醉迷红楼 亚博2019,亚博2019,亚博娱乐app官网

醉迷红楼

第九百二十一章 银匮

屋外风吹凉2017-4-28 18:30:45Ctrl+D 收藏本站

贾环拿着画卷,怀揣血信,哪里都没乱闯,径直回了宁国府,宁安堂后宅。
  
  家里无人,白荷还在城南庄子忙碌,小吉祥和香菱应该在太真观。
  
  贾环看了看庭院,干干净净,没有西府那么多闲杂人。
  
  暗自点点头后,进了屋子,反手关好门后,将门后东侧的一个烛台轻轻转动。
  
  门后东侧第二块砖石忽然下陷,露出一个把手来。
  
  贾环握住把手一拉,周围数十块砖齐齐被拉开,竟露出一个地道入口来。
  
  贾环点燃宫灯,提着灯下了地道。
  
  这是一间密室。
  
  当初修建大观园下水道时,贾环自己动手修的。
  
  有白荷的图纸,有那么多大石。
  
  对贾环来说,不是难事。
  
  这也不仅是一间密室,打开里面的一道暗门,就可以与大观园的地下密道相连,再往外,足可延长出数里之外。
  
  这条密道,是贾家最后保命用的……
  
  只要不被人一锅端了,出了这座神京城,这世上还能再将贾家一网打尽的人,一个都没有。
  
  不过,这只是最后无路可走时采取的办法。
  
  贾环并不以为,他有用到这条密道的一天。
  
  真要有那么一天,这大秦的天,怕也该变了……
  
  ……
  
  将画卷和密信收好后,贾环又端详了好一阵,到底不能从那副画上看出什么,不由有些懊恼。
  
  难道,他还真要去学一遍四书五经,还要学着去做经义八股?
  
  摇摇头,果断放弃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。
  
  手中有《白莲金身经》打底,未必就输于这寒山折梅图。
  
  而且,到了他这个地位,个人的武功高低,其实已经不算什么了。
  
  武道对他而言,最大的用处,就是延年益寿。
  
  然而,这对贾环来说,并未有多大的吸引力。
  
  他甚至更希望,能和心爱的人一起活到老,然后再一起离开。
  
  否则,那些花儿一朵朵的凋谢,只留他一人在这世上,那种孤独和痛苦,却不是他愿意承受的……
  
  念及此,贾环不再看挂在石壁上的寒山折梅图,又看了眼木架上玲琅满目的图纸,以及边角处,几个黑色的“铁疙瘩”,贾环眼睛微眯。
  
  这都是白荷的成果,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成功……
  
  不再多看,贾环转身出了密室。
  
  将地面恢复,挂好宫灯后,贾环仔细的看了看周围,门栓依旧栓着,窗户也都闭合着。
  
  他才开了门,出了宁安堂。
  
  ……
  
  刚出后宅,前面李万机就迎了上来。
  
  行礼过后,贾环笑道:“老李,有事?”
  
  李万机点点头,道:“三爷,这几天都中各家的白事有点多……”
  
  贾环闻言,嘴角抽了抽,道:“你都送去礼了?”
  
  李万机笑道:“这是自然,我亲自去送到各府,拜会了各府的主人,解释了三爷您在宫里给皇上办事,一时出不来,请各家海涵,他们都表示理解和感谢。”
  
  贾环道:“那你这是……”
  
  李万机惭愧道:“三爷,府上没银子了……”
  
  贾环闻言,诧异道:“送礼的银子都没了?”
  
  李万机几乎无地自容,跪下请罪道:“三爷,奴才这个管家实在是不称职,请三爷责罚……”
  
  “起来起来!”
  
  贾环有些恼道:“我又没糊涂,前几天将府里搜刮一空,哪里就怪得到你了?”
  
  见李万机满脸愧然,然后又皱眉道:“那这几天随份子的银子,你从哪里弄来的?西边拆借的?”
  
  李万机连忙摇头道:“这哪里能使得,这不是丢三爷的颜面吗?是……是……”
  
  见李万机犹豫不定,贾环打量了这黄脸汉子两眼,笑道:“你该不会是,从自家里拿银子,贴补我这个主家吧?”
  
  李万机讪讪笑道:“这些年跟着三爷,每年分了那么些银子,也没甚用,府上既然暂时缺,我就拿出来先用上,也算是一种体面……
  
  不止我一家,付鼐和纳兰家都拿了……”
  
  贾环闻言,有些感动,挠挠头道:“这还真是……别人家的管家,都是从主家往自家捞银子,咱们家反倒颠倒了!哈哈!
  
  银子的事你不用急,我再想想办法。
  
  哪里还能缺了银子使,真是笑话……”
  
  李万机也笑道:“不过是一时不凑手,不是缺银子。对了,三爷……之前公主派人取走了几车冰……”
  
  贾环“哦”了声,道:“取走就取走呗,咱们家里人身子骨都弱,经不得冰。留下去留到冬天白白扔了,杏儿要用就让她用……”
  
  李万机道:“不是公主用,公主让我把冰送到了陈家。”
  
  “哪个陈家?”
  
  贾环眉尖一挑,问道。
  
  李万机道:“就是陈廷敬,陈相爷家。”
  
  贾环闻言皱眉道:“送他家干……”
  
  话没说完,眼睛睁大了,不可思议道:“陈家办丧事,内务府没发冰?”
  
  李万机摇头道:“没有,据说内务府冰窖里的冰都没了,都给大行皇帝用了……”
  
  贾环脸色难看道:“放屁!内务府的冰窖我看过,大的很,进了五月后,每日给宫里都分几十斤,各大王府都有,怎么就没了?”
  
  李万机道:“我也不知道,陈相爷家确实没见到冰鉴。我将冰送去后,他家人感动的差点落下泪。
  
  这个天,没有冰冻着,那身子不用两天就臭了……
  
  三爷,您说陈相爷这样的好官,薨了后朝廷怎么会这样对待?
  
  他家里是真清贫啊,我去给他老人家磕头,看到棺材板儿都不厚,真真不落忍……”
  
  贾环闻言,脸上抽了抽,想说什么,终究没说出口。
  
  隆正帝他娘的可能是穷疯了穷怕了,那么点银子也扣着。
  
  不对……
  
  内务府,如今还在九郡王手里!
  
  嘶!
  
  贾环面色忽然一变,反应过来,这分明是要拿先皇九子开刀的节奏啊……
  
  也难怪,赢禟掌着内务府这么些年,家财至少几百万两。
  
  隆正帝如今缺银子快缺疯了,各地灾民数都数不尽,多少银子填进去都不敢说够。
  
  他怎么会不惦记赢禟手里的银子……
  
  念及此,贾环便不再想这些破事了,道:“咱们府上送去了多少银子?”
  
  李万机道:“公主的意思,是咱们府上和公主府一起,送了五千两。
  
  三爷,公主可真是大手笔,五千两啊……”
  
  见李万机一脸的肉疼,贾环哈哈笑道:“老李,你也真是……这两天我弄一笔银子回来,你先把家里的补上。
  
  没有让你们往我这里贴银子的道理。
  
  你那么小气做什么?”
  
  见李万机还要客气,贾环摆手道:“没事了吧?没事我去园子了,还有点事。”
  
  李万机忙道:“还有一事。”
  
  贾环道:“说。”
  
  李万机道:“西府的西边,隔一条街,是几个乡侯县伯府第,祖上也曾阔过,可子孙不肖,家里爵位丢了,坐吃山空了几代人,家底早见底了。
  
  这倒也罢,可他们各家还在户部各亏空了一大笔银子。
  
  如今朝廷清查亏空,已经查到他们头上了。
  
  勋贵宗亲府第,就先从他们开始。
  
  五日内还不上亏空,朝廷就要抄家了。
  
  他们哪里还有什么法子,以前能用到的人脉早就用尽。
  
  所以,只能求到咱们府上。
  
  希望三爷看在当年祖宗也在荣国麾下卖命的份上,拉他们一把……”
  
  贾环闻言眉尖一皱,道:“救急不救贫,救穷不救懒。
  
  他们自己不上进,我总不能养着他们吧?”
  
  李万机忙道:“不是不是,他们不是这个意思。
  
  他们的意思是,西城他们是没脸再待下去了。
  
  混到今天这个地步,给祖宗丢尽了脸。
  
  所以,就想把祖上留下的宅子卖了,偿还亏空。
  
  都是好宅子,他们不要高价,求三爷用市价收了就行。
  
  要不然,等朝廷抄家后,就啥也没有了。
  
  朝廷可不会给他们作成市价。
  
  三爷,依我的意思,您若是愿收,就收。
  
  若是不愿收,等朝廷抄家过后,户部肯定还会将这些宅子出手。
  
  到时候三爷再接手,就便宜的多了……”
  
  贾环闻言苦笑道:“你当他们不知道吗?他们就是知道这点,所以才求上门来。
  
  说不定,早就在西城满城宣扬,要把宅子过给咱家,去还亏空。
  
  还到处宣扬咱家仗义……
  
  你那法子,别人家可以这样做,咱们家却不能这样做……
  
  嘿!这群人,要是早把这种脑子用在正道上,何苦有今天?
  
  罢了,李万机,你去给他们说,他们的宅子我收了。
  
  三日后让他们来拿银子,还了亏空,日后好生过活。
  
  祖上的情意,到此为止。”
  
  李万机点点头,道:“三爷仁慈。”
  
  贾环道:“还有事么?”
  
  李万机摇摇头,道:“其他的都是小事,我们几个自己就处置了。”
  
  贾环点点头,道:“行,那你去忙吧,我进园子了。”
  
  ……
  
  西域,哈密卫大营。
  
  秦梁招来吴常,指着蒙着面纱的董明月道:“老吴,这是环哥儿的妾室,武功高绝,乃武宗。此次不远千里,来替环哥儿传信。”
  
  吴常闻言,面色一变,看了眼神色冰冷的董明月,道:“大将军,可是京中出了问题?”
  
  秦梁沉声道:“太上皇驾崩,陛下扶起了彰武侯叶道星当太尉。这倒也罢了,谁也不会理一个奸佞……
  
  可是,陛下还想让岳钟琪再回到咱们黄沙军团。”
  
  吴常闻言皱眉道:“再来当副帅?”
  
  秦梁冷笑一声,道:“哪有那么简单?陛下与军机阁商议,西域归附后,武威不再是国朝西疆,黄沙军团再维持这么大的军队,也就没必要了。
  
  因此,他们打算分出一半人来,另组建一支西域军团,交由岳钟琪统帅,驻扎西域。”
  
  “什么?!他娘的……”
  
  吴常是从黄沙军团起家的,吴家也算是黄沙军团内部一支强大的派系。
  
  听到有人要从黄沙军团身上割肉,他岂有不恼的道理。
  
  吴常黑脸咬牙道:“大将军,这不是卸磨杀驴,过河拆桥吗?陛下他……不对,这不只是陛下的意思,是……是牛继宗、温严正他们的意思!好啊!同为荣国一脉,他们下的好手!
  
  这些年来,他们就一直没停过小动作,不停往咱们这里掺沙子。
  
  如今,竟还想分拆了咱们。
  
  大将军,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得逞!
  
  对了,环哥儿呢?他怎么没帮咱们说话?”
  
  秦梁皱眉道:“环哥儿一个孩子,也就是被牛继宗他们护着,不让人欺负了去,难道还能替他们做得了主吗?能派心腹日夜兼程跑来通风报信,你还不满意?”
  
  吴常闻言,黑脸通红,忙请罪道:“不是,大将军,末将岂是狼心狗肺之人?我只是想,咱们都是环哥儿那边的人……嘿!末将说错话了!”
  
  说罢,又对董明月行礼道:“还请夫人不要怪罪,老吴是个粗人,说话不过脑子。”
  
  董明月忙避开,屈膝一福道:“吴叔叔多虑了,妾身来时,环郎来再三叮嘱,义父手下的大将,皆为叔伯辈,不可拿大。”
  
  吴常闻言,脸色愈发愧疚,对秦梁道:“大将军,您瞧这……末将真是丢尽脸了……”
  
  秦梁眼睛微眯,道:“都是自家人,哪那么多讲究?不说这些了……吴常,你现在就和董氏一起出发,前往都中,让环哥儿帮你引荐陛下,然后,将咱们的处境讲解清楚。
  
  北有漠南蒙古,缠回沙盗,西有青塘吐蕃,骚扰不绝。
  
  黄沙军团,绝不可分割!
  
  有环哥儿在一旁帮你,一定能劝陛下收回心思。”
  
  吴常闻言,面色一变,道:“大将军,末将现在回京?”
  
  秦梁点点头,道:“现在,一刻不能耽搁。另外,环哥儿推测路上会有人拦截,不要做任何纠缠,交由董氏负责。
  
  吴常,记住,黄沙军团是我们的根本,绝不容有失!”
  
  吴常闻言,点点头,沉声道:“大将军放心,末将一定与陛下讲解清楚……只是,末将走了,末将麾下的军队……”
  
  秦梁道:“我亲自来带,你放心吧。”
  
  吴常深吸一口气,道:“末将遵命!”
  
  说罢,转头看向董明月。
  
  董明月对秦梁福下行礼,道:“义父,我和爹爹告辞了。”
  
  秦梁点点头,看着董明月道:“保护好环哥儿,为父,只认你这个儿媳。”
  
  董明月闻言,俏脸一红,眼中露出一抹喜色,点点头,便与董千海和吴常一起出发了……
  
  ……
  
  PS:第三更!!厉害了我的哥……
  
  嘎嘎!
  
  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